让我们为遇难潜水员默哀,潜水打捞行业协会会员单位参与搜救工作 - 行业资讯 - 2017年厦门国际海洋工程技术与装备展览会

2017年中国(厦门)
国际潜水救捞与海洋工程装备展览会

2017 International Underwater Operations & Offshore Industry Expo

2017年11月3-5日  中国.厦门会展中心

让我们为遇难潜水员默哀,潜水打捞行业协会会员单位参与搜救工作

  9月6日,在河北唐山潘家口水库,2名潜水员结伴下潜探索水下长城后失联。水下失踪的2人都是取得相应资质的顶尖潜水员,目前失踪的2位潜水员已经遇难。
-让我们为他们静静默哀
  9月18日GUE团队通过官方微信通报,水下遥控机器人在ROV成像系统的配合下在水下62米处发现三个减压瓶及潜水员图像。至此,两名失踪潜水员已全部找到。截至9月19日11点54分,GUE通报,遇难潜水员之一的遗体打捞成功,在救援队的护送下抵达岸边,将运送至殡仪馆。另一名遇难潜水员遗体的打捞工作将按计划进行。

早期报道

  39岁的徐海燕喜欢在封闭空间潜水,因为那是潜水最美的时刻之一,她享受那种绝对的黑暗与宁静。34岁的孙昊是一个视潜水如生命的“暖男”,他把潜水装备称为“佳人”,“有佳人相伴,夫复何求”。他们都在上海工作,都获得了一家全球顶尖技术潜水组织颁发的证书。整个中国,目前只有7个人获得了这张证书。
穿着潜水服的徐海燕、孙昊

不太好的讯号

  GUE团队是在9月4日到达位于河北唐山迁西县潘家口水库的。GUE的全称是Global Underwater Explorers,是一个以水下探索为核心目标的全球性非营利潜水组织。

  团队的潜水员们要做的是一个非官方的水下测绘活动,对淹没在水底的长城进行测绘,并拍摄照片和视频。如果不出意外,项目结束后,GUE将无偿公开测绘的水文地质图供后来人使用,人们将有机会看到,具有五百多年历史的长城尘封在水底的样子。

  9月6日12时20分,团队一行四人两人一组,每人背着一百多斤的装备入水。徐海燕、孙昊是其中一组的潜伴。和他们一同入水的另外一组潜水员分别是海军(化名)、金辉。海军是GUE在中国的第一位教练,也是这个组织在中国的领军人物。

  入水前,海军打手势问徐海燕是否OK,得到对方肯定回答后,拍了拍她的头表示鼓励。按照预定计划,徐海燕、孙昊这组潜水员应于入水后两小时出水(也就是下午两点半左右),海军和金辉将在下午三点左右出水。

  下午三点左右,海军一组已经回到岸边,徐海燕他们依然没有动静。没有人知道水底到底发生了什么。海军心里隐隐有些担心,他组织潜水员们下水寻找徐海燕和孙昊。

  由于电磁波在水下基本无法传播,潜水员和水面唯一的沟通方式是通过“象拔”——一支长长的竖立的橙色浮标。但海军没有找到徐海燕他们的象拔,这是一个不太好的讯号。
图为9月12日,搜救人员张军下水排查疑似点。新京报记者 罗芊 摄

  9月17日,是他们失踪的第12天,搜救还在继续。“刚出事时,我犹豫了,到了这之后,我觉得还要继续潜水,我想把他们想做的事情做完,做得更好,他们做的事情是有意义的”。一位参与搜救的潜水员说。

他们为什么会出事

  一开始,大家都没往坏处想。这并不是GUE第一次在中国做项目。今年四月,这群中国的顶尖潜水员对广东省绿窟潭水下洞穴进行探索,完成了4次平均深度超过60米的长时间探索潜水,对绿窟潭洞穴头部洞室进行了地图绘制。

相较于之前的许多次潜水而言,这本是一个难度系数不太高的项目——它是开放水域。对两位潜水员来说,这两个人都是非常优秀的技术潜水员,都取得了GUE的Tech 2证书,能够在最大深度75米之内的水域进行技术潜水。他们携带着充足的装备,足以支撑自己在水底活动6-8个小时。
GUE的成员们携带了大量装备来到潘家口

  太阳一点一点落下去,月色渐渐漫了上来。海军的心一点点沉了下去。“时间太长了,徐海燕和孙昊应该出事了”。所有人都想不通,他们为什么会出事。

  徐海燕本科就读于北京大学,在哥伦比亚大学念的博士,从事基因测序方面的研究,朋友评价她,“是一个非常严谨的人”。她严谨到,下水前会在电脑里留下遗书,说明自己对潜水的热爱,以及对身后事的安排。

孙昊在潜水圈里以热爱钻研技术而出名,他总是尽可能多地练习潜水,将每一个动作练到最好。某种程度上,潜伴是一种交付生死的关系。根据潜伴原则,潜伴两人身上的装备互为备份,一方出现问题,另一方将提供备用,两人一起上水。基于这一原则,有家属猜测,会不会是一个人出事了,另一个人为了施救,也出事  了。

搜救工作

  9月7日,GUE正式对外公布,潘家口水下长城探索项目中有两名潜水员失踪,分别是徐海燕和孙昊。搜救分为水域和陆地两个部分。

  海军心里清楚,湖岸陡峭,水边有很多人钓鱼,如果在岸上,应该早就被人发现了。但他仍然组织无人机和船只不断沿岸搜寻。水域搜救更为艰难,要如何才能在一片水域里找到两个负重一百多斤的人?
搜救队员跳入水中进行作业

  此外,水中存在大量当地渔民布设的正在使用或者已经遗弃的渔网、网箱,给救援增加极大难度。救援团队只能以声纳测扫的方式在可能出现事故的水域来回寻找,如果扫出某地有疑似人的阴影块,便确定为疑似点,再由技术潜水员进行水下确认。   

  海军耳朵出血了,依然坚持下水排查疑似点。他看到水底有很多死鱼,它们都保持死去的形状,没有腐烂,灯光一照过去,眼前是一片白色的斑块。升上水面后,有潜水员大喊,“刚才我右边肩膀被紧紧卡住了,里面不知道怎么有那么多渔网,竖着的,横着的,笼罩在你头上,天罗地网,就是这个感觉”。

  一次次入水,海军没有找到他失踪的朋友。那些机器里的“疑似阴影”,有时是一颗倒下的松树,或者一团缠着的渔网,它们大多长一米多,在探测器里朦朦胧胧的,像一个躺下的人。两位顶尖潜水员的失踪,在潜水圈引起了震动。

  许多潜友向海军表达了“随时可以过来帮忙”的意愿,由于现场可容纳人数有限,潘家口水库属于冷水、大深度水域,且水底地势复杂,对潜水人员级别要求很高,只能分批次,按安排轮流来。   

  “9958救援平台”、“蓝天救援队”、“中国直隶救援队”······许多救援队们赶过来了。有救援团队为了不占用住宿空间,自己扎帐篷住下;有救援人员入水作业后,穿着湿衣继续排查。 
9月12日晚,方励在制定搜救计划

  第二天,载有水下三维地形测绘系统的无人艇入水,它将绘制带有详细坐标体系的水下地图,为各方水下搜寻人员提供基础地形坐标参考。此时,距离两名潜水员失踪已经过了整整七天。按照方励以往的经验,如果网格化搜索排查一周内找不到,估计要在这里呆上三个月。

会员单位参与搜救

  中国潜水打捞行业协会会员单位劳雷、深之蓝也参与了搜救工作。9月16日晚,劳雷在遇难者家属组织的现场搜救例会上,提交了前日多波束声呐系统确认的全水域疑似位置一共三处(A B C),并与深之蓝等分点展开ROV水下机器人精细检索。

  9月17日17:10,在劳雷定位的A1点(水下62米处),深之蓝ROV找到第一位失踪的潜水员;9月18日上午10:50,加以中国地质调查局青岛海洋地质研究所的信标支持定位,遨拓与边界电子技术工程师导航,深之蓝在劳雷定位的A2点(水下63.2米处)找到第二位失踪潜水员。

  至此,两位失踪潜水员全部被找到。劳雷持续近8天的搜寻工作正式告一段落,在整个搜寻过程中,劳雷工业和南风科创、边界电子、遨拓深水装备等合作伙伴前后分两个梯队,有序执行并完成了方励先生的搜寻方案。劳雷在完成定位寻回两位遇难者后,已陆续撤出现场。
结束语
作为潜水行业的一员,
我们深知潜水救捞工作的重要性与危险性。
在此,
向潜水打捞行业的兄弟姐妹们致敬,
向此次救援中的潜水救援队致敬!
愿,各位潜水员在潜水工作与生活中,
安潜归来!

主办单位: